乔晶明

时间+记忆+梦想+历史 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

BigFoTo避阁映相:


  他是摄影师、古美术品收藏家、建筑师、日本能剧编剧,同时还是艺术评论家,这就是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



很多人说,“如果荒木经惟是色情摄影家,那么杉本博司就是哲学摄影家。”


杉本博司(HiroshiSugimoto)曾说:“记忆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不会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却可以清晰地回忆起童年的瞬间。在记忆中这些瞬间缓慢地流逝,也许正因为这些体验都是第一次发生,使得印象更为栩栩如生。然而接下来不断的体验,一直到成人时代都是对过去的重复,因此也就逐渐变得无足轻重。细细回忆你最早的记忆,从童年一路过来,就可以发现记忆永远是堆积起来的,层层叠叠。”


时间、记忆、梦想以及历史是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摄影的主题,他在不断地加入自己地思考。


  1970年赴美,进入洛杉矶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学习摄影,于1972年毕业。1974年,成本一名艺术商人,利用获得的奖学金进行摄影创作,同时,开始了古董收藏,这为以后打下了基础。这样,便开始了了他的早期作品《透视画馆》(Dioramas, 1975-1999)地创作。


他在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使用8×10英寸的大型相机,生动表现了远古时代动植物的生息状态,苍茫原野在他的镜头里传达出震撼人心的力量,令人真切感受到悠远时代的场面。仿佛找到了联通过去,能在时间里来去自如,着迷剥离时间的空间,他说“摄影机是时光及其,可以穿越时空,而我就是坐在时光机里的透明人。他开掘了一种新摄影语言的。






他的系列创作跨度很长,但这些作品足以触动人们的心灵。


接下来,《剧院》(Theaters,1975-2001)的创作开始了。


“一个晚上,当我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拍照片的时候,忽然有一个想法,我问我自己,如果把一整部电影在一张照片上拍摄出来会是什么样?我心里回答说,你会得到一张发光的帆布。为了能实现这个想法,我马上开始实验。一个下午我带着一架大画幅相机来到东部一个很便宜的电影院,电影一开始,我就打开大光圈按下快门。两个小时后电影结束时我闭上光圈并在当天晚上把这张底片冲洗出来,我想像中的画面猛的呈现在我眼前。”他说。这就是《剧院》系列创作灵感的来源。整组照片每一张画面的正中心都是一块正方形,这块正方形是一部完整电影的痕迹,是某段时间一种有形的记录,此时的电影院坐满了观看电影的人,他们的出现,存在,消失,最终化为一片空白。但黑暗中的电影院里角角落落的细节却因了长时间曝光而被时间镂刻得棱角分明。被拍摄的都是即将废弃的电影院,当你静静的坐在散场后的影院时,你是否也听到了它们低声细语的诉说着那些故事。






海不再是海,建筑不是建筑,他的摄影更像是一种探寻。


“我拍摄的是物的历史。在《海景》(Seascapes,1980-2002)系列里,我要处理的对象是水和大气。这两样可说是至今为止对人而言变化最少的东西吧。其他世间万物都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化。我的艺术的主题是时间。”他说。


海景作品呈现出各种各样水的造型,同样以一种简单的构成令人迷惑:地平线均匀地将天空和水面一分为二。尽管这些照片都是在不同地方拍摄的,但是照片并没有任何地理标志,只是光线、空气、水和氛围。在强调这些自然元素时,他在有形的物体上加上了观念,将大海回归到其本体的水和空气的状态。抽象的,几何构成地,不断重复的画面,从海洋到海洋,大海终于回归了人类未曾触摸的原始状态。这不再是海的照片,成为一个时间机器捕获的超越我们存在的视觉,那些海的物质如水和空气暗示我们生命的起源。这组照片中的《黑海,欧罗吕赛》《黄海,济州岛》《红海,撒法加》在2007年纽约佳士得以188.8万美元成交,这是其作品目前最高价纪录。








他在一次讲座中提到,《海景》系列的灵感来源于宋代画家马远。(是不是很像?)



随后,他进行了多种题材的系列尝试:


《佛海》(Sea of Buddha, 1995)


《建筑》(Architecture,1997-2002)


《阴翳礼赞》(In PraiseofShadows, 1998)


《肖像摄影》(Portraits,1999)


   ⋯⋯


《佛海》拍摄的是京都三十三间堂里的佛像,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经长时间过多次协商,终于获得了拍摄权。在昏暗的室内里,佛像清晰的呈现出来了。



谷崎润一(Junichiro Tanizaki)郎写过一篇《阴翳礼赞》,篇幅比较短,从文字里能反映出日本人地民族性格,和室里对光的运用发挥的淋漓尽致,还有对厕所里听雨这种行为相信无人能及。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的灵感来源于此,对光的捕捉,蜡烛的火焰。



杜尚用一个尿壶去激进地讽刺“当代艺术是什么”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则是一直在探寻,用他安静、冰冷、平实的语言去呈现他的“时间是什么”。我们未必能够了解摄影师真正在思考什么,他的作品有充分的理由引发我们自己对于世界的思考,现在,是不是又有摄影的冲动呢?


“杉本博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尊重的摄影家之一。他的重要摄影题材都是对艺术、历史、科学与宗教的诠释。他将东方哲学思想与西方文化主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哈斯勃兰德摄影奖对2001年度的获奖者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的评奖评语。


(杉本博司有一本书《直到长出青苔》,里面友更多他的作品,语言比较直白,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微信公众平台:
“Bigfotointer" 或  “BigFoTo避阁映相”

微博公众平台:
“BigFoTo避阁映相”

Lofter公众平台:
“BigFoTo避阁映相”



            


评论

热度(16)

  1. 乔晶明BigFoTo避阁映相 转载了此文字